热门关键字:
产品荟萃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产品荟萃

中国也有良人和良策

来源:本站 作者: 时间:2018-12-07 23:29:08 点击:

  鼓吹中国综合国力超越美国的“国情大师”胡鞍钢牛皮吹破,成了众矢之的。在一片反思声中,几篇知名学者的雄文振聋发聩,但他们的言论仍遭到封杀或者冷处理。

  首先值得关注的是,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冒着杀头的危险”发表的,里面提到了国人的“八大恐慌”和“八大期待”。其次是,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华民教授的呼吁:没有胜算的贸易战绝对承受不起。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管清友博士则是急得睡不着觉,提醒大家中国处在类似甲午战争前的重要关口。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博士建议,维持良好的中美关系是改革开放的大局,走错了,就要过苦日子了。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教授则批评盲目自大的倾向,指出中国经济发展靠的是开放,开放的本质就是对美国开放。

  在中国,一大批胡鞍钢式的“新”,占据舆论高地。而上述具有真知灼见的言论,只能私下流传。本文特此整理出这几篇文章的要点,让人知道在中国也有良人和良策,只不过不被当局所用罢了。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7月24日在 “天则经济研究所”网站发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 文章批评当局近年来向“文革”倒退,倒行逆施,造成“包括整个官僚集团在内,当下全体国民对于国家发展方向和个人身家性命安危,再度深感迷惘,担忧日甚,已然引发全民范围一定程度的恐慌。”

  第一,产权恐惧。几十年里积攒的财富,不管多少,能否保有?既有的生活方式能否持续?法定的产权关系还能获得立法所宣谕的保障吗?会不会因为得罪了哪位实权人物(包括村委会主任)就企业破产、家破人亡?凡此种种,最近几年间,反倒随着时间推移,而愈发缺乏确定性,遂至上上下下恐慌不已。

  第二,再次凸显政治挂帅,抛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一基本国策。几年来,意识形态火药味愈来愈浓,以争夺话语权为标识,而实则依仗公权力施行意识形态迫害的阵势,已然导致知识界的普遍恐慌。

  第三,又搞阶级斗争。前几年官媒与官方意识形态主管官员屡提阶级斗争,早已让大家一阵恐慌。这几年的施政方向,令人再度怀疑会否重搞斯大林—毛韶山氏阶级斗争那一套。

  第五,对外援助过量,导致国民勒紧裤腰带。据说中国已成世界最大外援国,动不动“大手笔”划拉几十亿几百亿。实在是不自量力。

  第六,知识分子政策左转与施行思想改造。一有风吹草动就拿知识分子当外人,甚至当敌人,已成国朝政治的最佳晴雨表,也是政制底色的政治表达。

  第七,逐渐于“维稳体制”之上又叠加了“战备体制”,陷入重度军备竞赛与爆发战争、包括新冷战的危险。

  文章提出了八项期待。作者直指最高当局,“都说你能干肯干,这八项你只要干一件,我们就欢喜。你要是干三、四件,我们就心服口服。你要是全干了,则普天同庆。”

  第二,杜绝主场外交中的铺张浪费。开个平常的会,就使劲折腾,不计成本,劳民伤财,其实既无里子也无面子,非徒谋虚荣者不为。

  第三,取消退休高干的权贵特权。此项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大家耳闻目睹,而至今不敢公布,正说明见不得人。

  文章说,“以上诸项,均为现代政治的一般常识,也是刻下国人的普遍诉求。此番“冒着杀头的危险说出人所共知的道理”,就在于举世滔滔,若无此说法,就无此立法,从而吾侪百姓没个活法,其奈也何,呜呼哀哉!”

  8月8日,自媒体出现上海复旦大学华民教授的一篇文章,但很快被删除。华民是国家“十三五”规划委员会委员、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此文原标题是《写在美、欧、日创建新的共同市场之际》。

  文章说,世界经济格局的演变趋势完全超出了人们的预期和想像,也无法阻挡,“中国很可能重新成为局外人”。如此格局,将会构成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瓶颈。

  如果我们还要推出更为严厉的制裁西方在华企业的政策,那么恰好满足了美国等国政府所希望的外包回岸的政策目标

  。” 作者说,中国处在全球产业链的末端,具有很高的替代弹性,越南、柬埔寨、印度和南亚次大陆国家加在一起,足以替代中国,这也是大陆决策层急于调整与升级国内产业结构的原因所在。文章以史为鉴,指主战的中国与主和的日本,在面对西方工业文明的冲击后, 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今天我们再次面临这样的选择,“继续开展没有胜算的贸易战是绝对承受不起的”。

  中美贸易战的发展让一些体制内专家学者着急得睡不着觉。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高级研究员管清友博士就是其中一位。8月4日,互联网上出现他在清友会内部的演讲,“中国到了200年来的重要关口 我焦虑得睡不着”。管清友博士为中国多家重要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2016年7月8日还参加习主持的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

  “无论从长周期还是短周期看,今天我们都处在一个历史性的拐点上。面对的形势很复杂,一著不慎满盘皆输,一著走对,也许又是轰轰烈烈的四十年。这是我切身的个人感受。”他说。

  管清友的讲话非常含蓄,没有对当局的政策提出任何批评。但他以清朝甲午战争前李鸿章和翁同龢的争论,对比当今中美贸易战中主和派和主战派的争论。

  翁同龢站在道德制高点上指责李鸿章,大意是说,“你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朝廷给你那么多钱,建立强大的北洋水师,必须打!”李鸿章则比较务实,反问翁:“你知道我们主力舰的航速、射程和日本的差距吗?”

  结局是,大清在甲午战争中战败,并和日本签订屈辱的《马关条约》。但管清友文中没提这个结局,他只说“历史远比我们想的复杂得多,偶然得多”,含蓄地暗示,靠热血和口号去处理国家事务,只会给国家带来灾难。

  安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高善文博士,在山西证券的演讲录音和文字实录在网上被“热炒”,以至于两天后作者出面否认这是他的演讲,并发表了一个自己的文字“洁版”。之前的版本以“高善文否定的演讲全文实录”形式在海外流传。

  高善文是体制内知名经济学家,2016年7月11日,参加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的经济形势和企业家座谈会。

  7月28日,他在山西证券这场演讲的结论是,美国的强大无人能挑战,“中国的对外开放就是对美开放”,“维持友好的中美关系,才能跟其它国家正常交往”。

  “稳定中美关系就是稳定改革开放的大局,中美关系一旦不能稳定下来,国内什么事儿都别干了,什么证券市场的发展,什么改革,这些都谈不上。”但当前的问题在于“维持中美关系,过去40年正常交往的政治基础已经荡然无存。”

  文章回顾鸦片战争以来近180年的历史,认为中国在重要关头总是作出错误的选择,唯有改革开放赌对了。

  吉林大学经济学院、金融学院院长李晓教授在2018年毕业典礼上一篇“国家命运和个人命运”的演讲在朋友圈不断刷屏,被称之为“年度最犀利演讲”。

  针对贸易战,李晓谈了自己深重的忧虑和危机感。“我们不能把中美贸易战仅仅局限于贸易领域,这本质上是一场国运之战。” 李晓认为,中国到了新的危险时刻。

  他说,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发展的成就,根本上讲是改革开放实现的。“开放的本质是什么?是我们对美国主导的全球市场经济体系开放,或者说是我们主动地加入到美国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体系中去,并因此成为该体系的最大获益者。”

  李晓认为,“必须冷静认识与美国的巨大差距。”中国严重依赖美国核心技术和金融体系,人民币短期内不可能取代美元,中国崛起的性质是“美元体系内的地位提升”。

  二是这场争端使人更加清醒地意识到,迄今为止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难以为继,必须在经济结构、经济运行机制等方面进行更为深刻的改革。

  舆论风气确实有些自大,官媒只站在道德制高点打嘴炮,但是各方面实力差距很大,真不适合硬干,而且自己现在问题这么多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