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关键字:
产品荟萃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产品荟萃

“互联网 ”视阈下国内外学习焦虑元分析及对策研究

来源:本站 作者: 时间:2018-11-29 02:08:41 点击:

  摘 要:现代信息技术的迅猛发展将人类带入了“互联网+”时代,在此时代背景下的网络学习因此而不断进行着分解与重构,此过程中的学习问题也变得越来越突出。笔者以2004年到2015年为研究年限,综合考虑国内与国外有关网络环境下的学习焦虑的研究,以元分析法对12 年的文章进行整体综述,以文献数量、研究内容、研究方法、发文时间四个维度进行综述,通过对比国内外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研究的不同,发现我国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研究的问题并提出改进策略。

  随着“互联网+”时代各种新兴技术与理念进入教育领域,各种新兴教育模式、教育理念、教育方法冲击着传统教育不断进行着分解与重构。然而,信息科学技术在深刻改变教育教学的同时也带来了在“互联网+”学习环境下学生的网络学习问题,如网络学习焦虑、网络学习毅力不足、网络学习能力低下、缺乏对网络学习环境的认知和控制等问题。其中网络学习焦虑就是一个显著且严重的问题。

  学生学习焦虑问题由来已久,而在“互联网+” 环境下,网络学习焦虑问题尤为突出。“互联网+” 时代下的网络学习焦虑被界定为在信息处理与加工过程中学习者因网络学习环境中的各种非确定性及模糊因子的作用而引发自身恐慌不安的情绪状态,属于环境性焦虑。[1]2000 年以来,国外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层出不穷,涉及的研究领域广,研究内容多样,研究方法多元。目前在国内,相比较于学习者的其他学习特征(诸如学习者个人学习风格、认知特征、个人学习态度等),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较少,为了促进我国在“互联网+”时代线上教育、在线学习可以更好地发展,文章对国内外网络学习焦虑相关学术论文进行元分析及内容分析,并对网络学习焦虑进行整体综述,希望对今后的研究提供一些建议及策略借鉴。

  本文主要运用元分析法。元分析法是 Glass G.V.(格拉斯)于 1976年首次提出的,亦称为二次分析。元分析法是一种将定性分析研究与定量分析研究相结合的一种文献分析方法,其目的为借助统计学的理念与方法,将已经存在的针对某一问题的大量研究事实进行再统计、分析,以期发现潜在的研究规律及事实。[2]这种研究方法可在一定程度上规避单一研究的缺陷,故可以对实际效应做出更准确、可信的判断,进而归纳出这一主题的领域研究热点、未来发展趋势及存在的问题等[3]。本文研究中所涉及的数据处理和数据图表化等,均采用MicrosoftOffice Excel 2010 办公软件进行操作处理。

  本文中文研究文献数据来源为中文全文数据库中国知网(CNKI),以2004 年1 月1 日至2015 年12 月31 日为时间跨度,检索项“篇名”和检索词“学习焦虑”“信息技术”“网络环境”且以“并含”的关系检索,匹配模式为“模糊”方式,[4]通过对新闻、通知、报道等不相关文章的剔除,最后得到有效样本为46篇。样本统计情况如表1所示。

  外文文献的样本数据来源主要是通过对Elsevier ScienceDirect、Web of Science、SpringerLink 三大权威外文全文数据库进行检索,数据库中以“Learning Anxiety”为关键词进行检索,删除不相关文献,筛选出外文文献50篇,统计情况如表2 所示。

  运用元分析法与内容分析法对论文文献进行统计、分析与综合需要首先确定所需研究的研究变量。根据笔者所做研究的目的及需要,并借鉴以往对其他主题进行研究的经验,该研究最终确定如下分析变量: ①文献数量;②发文时间;③研究方法;④研究内容。接着, 笔者通过这四个维度进行元分析及内容分析。

  首先对检索出来的2004年到2015年的所有国内外文献进行数量统计、整理,得出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历年发文数量走势图,如图1所示。

  由图1 可以看出国内在2004 年以前对网络学习焦虑的关注与研究几乎为零,原因是此前传统学校教育与网络多媒体技术相结合进行的科学研究较少,而且在2004 年以前,网络还没有大规模走进大众视野中,相应的学校教育教学应用较少,相应的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就较少。从2004 年开始,现代网络信息技术与传统课堂教育的融合越来越多,人们对网络信息技术环境下学习者所出现的网络学习焦虑问题的研究越来越多。在研究网络学习焦虑的初期,发文数量国内在2005 年、2007 年有断层现象;而对于国外,在2005 年有断层现象;而在此后, 国内外有关学生网络学习焦虑研究的发文数量整体上呈现上升趋势,如图1 所示。尤其2012 年为MOOCs(慕课)元年,大规模在线网络公开课程席卷全球,世界各大高校、组织、团体积极开展有关MOOCs 的研究与探讨。但是,MOOCs 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教育公平性的同时也带来了一定的问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网络在线教育及网络学习环境,也注意到了网络学习环境下的网络学习焦虑问题,有关的期刊文献也越来越多。由表1、表2 可以看出国外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文献在2014 年达到峰值,有14 篇;国内在2015年达到峰值,有10 篇。

  笔者通过对国内样本文献所使用的研究方法统计分析发现:有24 篇文献仅在文献中运用了调查方法,占所研究文献样本总数的52%,在这部分的研究中,研究者大多都采用了问卷调查或者一对一访谈的形式进行资料收集及研究;另外,11 篇样本文献采用了调查研究和比较研究相结合的方法,占研究样本总数的24%。由于实证实验研究较难做,时间跨度比较大,实验的相关影响因子的控制较严格,所以在国内的样本文献中采用实证研究的有3 篇,占总数的7%;两篇学位论文中,作者还使用了文献研究、调查方法、比较研究方法等,可以看出研究者在学位论文中所使用的研究方法较多元,如表3 所示。

  相比较之下,国外的研究主要采用实证、实验研究法, 共26 篇,占研究样本总数的52%;调查研究法,共10 篇, 占研究样本总数的20%。排名靠后的几种研究方法分别是行动研究法(10%)、个案研究法(8%)、随机访谈法(6%)、文献分析法(4%)等。相比较于国内的研究,国外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多运用实际的教育教学活动进行设计并展开一段时间的跟踪记录研究来验证假设或者结果的正确性,更具有说服力和可推广性,如表4 所示。国内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与国外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在研究方法的选择上存在较大差异。

  如图2所示,笔者借鉴陕西师范大学傅钢善教授在《大学生网络学习焦虑影响因素研究——基于网络学习者特征的逐步多元回归分析》一文中对大学生网络学习焦虑影响因素的分类,将国内外文献研究样本的研究内容归纳为网络技术缺陷、语言焦虑、缺乏自信、模糊情景及信息迷航五个方面[5]。

  从图2可以看出,国内有关网络信息技术学习环境下,学习者对网络多媒体技术的掌握还是非常缺乏的,研究文献有19 篇。其原因一方面是国内的网络多媒体技术发展缓慢,随着Web2.0 技术的广泛应用,国内的网络多媒体技术才逐步进入到快速发展阶段; 而且在发展过程中,硬件技术的实现远远超过了人们对于软件技术的掌握;因此,在网络环境下所开展的教育、学习很难去实现对先进技术的掌握与成熟应用,从而会出现很多的网络技术缺陷问题。另一方面,在对传统课程进行信息化建设时即进行传统课程网络化的过程中,课程学习者会担心自己在网络环境下会有操作失误等而产生学习焦虑感。

  从图2可以看出,国内学习者的主客观(学习者自我效能感、学习风格、学习方式、学习情境)等方面因素会影响其在新兴网络技术环境下的学习,国内学习者会因在线网络学习环境的开放性、自主性等因素而出现学习焦虑感激增的情况。而在国外,其网络信息技术能力处于世界先进水平,大量的现代信息技术被应用在教育教学中,而且学习者对网络信息技术的掌握比较成熟,更重要的是国外大量的网络学习者就是在网络环境不断进化、发展、完善过程中成长起来的,其明显会有数字原住民的基本特征。他们在网络学习环境下,网络学习焦虑感与其自身对网络技术的掌握的关系不大,所以在样本文献研究中学习者对网络技术的依赖度不大,学生对网络多媒体技术的缺失性不明显。

  信息迷航主要是指学习者在进行信息处理及加工过程中,因遇到大量无用信息而迷失在网络中而产生惶恐;语言焦虑是指网络学习者由于语言方面的不足而产生学习焦虑;模糊情景是指学习者在学习中因对信息的理解不够而无法体会知识点之间的联通性[6]。通过对研究论文样本的分析,可以看到各个影响因子基本保持相持状态,从以上这些分析类目方面可以看出,国内外在因个体学习者个人知识储备、个人经验、个人体验在在线网络学习环境下学习的影响上没有太大差别。

  在上文比较研究中发现国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实证研究上,因时间跨度较长且实验研究者一直在跟踪记录、收集并分析数据,得到的数据、信息相对可靠,而且对影响网络学习焦虑的因子进行了质性研究并做了量化处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证最后研究结果的可靠性、科学性、可信性。国内对网络信息技术环境下学习焦虑的研究方向比较多元,通过对所收集样本文献的内容分析发现有网络信息技术学习环境下学习焦虑与具体知识学科相结合的研究,传统课堂学习与网络环境下自主学习的学习焦虑对比研究,影响网络信息技术环境下学习者学习焦虑因素的研究,“互联网+”背景下如何利用最新教学研究理念、教育模式、技术有效降低、克服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等。相比较于国外,国内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比研究、内容分析研究及经验总结,属于理论探讨,所以在这个基础上,虽然国内研究方向多元、研究方法多样,但是大多数研究者还是从理论层面阐述自己的观点,缺乏实证研究。我们从表3可以看出,关于网络环境下学习焦虑的研究多采用思辨研究,采用实证研究的较少。而实证研究是能够运用比较严格的程序来获得可靠有效的信息的方法。[7]所以,对于网络环境下学习焦虑的研究应当从思辨研究转向实证研究。

  在国内现有的文献研究中,绝大多数研究是与英语学科相结合进行的研究,很少涉及其他学科。在本文所收集的有关国内网络学习焦虑的样本文献的研究中,46篇样本期刊中有33篇是与外语学科相关的研究,占总样本数量的71.7%。目前在网络学习环境下的学习趋向于多元化,涉及的学习科目繁多,而在这个基础上对网络信息技术环境下的学习焦虑的研究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外语学习方面,应该选取网络学习环境下其他的科目学习内容的研究。而在这方面,国外的研究关注的面比较多元,研究学习焦虑问题比较全面,涉及的学科也比较多元。

  与国外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相比,国内目前大多数的研究项目研究方法单一,其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进行了量化研究分析,但因缺乏深入的实证性研究,故可推广性不强。在未来的研究中,应结合设计研究开展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在研究的过程中,要进行多轮研究,展开跟踪调查研究,科学、严谨地记录实验数据并运用统计学知识对学习焦虑水平进行统计分析,对网络学习焦虑开展深度研究,增强研究结果的可信性及科学性。

  在笔者所收集的国内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样本研究文献中,很少有研究者提出新的教育、教学模式,或者设计新的网络教学平台来降低学习者的学习焦虑。相关科学研究已经表明,新型学习环境、教学模式、教学理念等对于学习者的合理刺激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学习者的学习焦虑水平。例如在《利用信息技术降低农村初中生英语学习焦虑感研究》一文中,作者通过实验研究发现:在英语课堂中应用现代信息技术,诸如交互式电子白板、多媒体网络教室等可以有效降低农村初中生英语学习焦虑水平,提高农村学校英语教学质量[8]。所以在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中,应该将更多的现代多媒体技术工具带入研究之中。众所周知,影响学习效果的因素往往不是单一的,需要研究者进行综合考虑。目前,国内只有少数学者探讨了学习焦虑与其他诸如学习动机、学习者自我效能感、学习策略、学习风格等因素之间的关系。而在国外的研究中更多的是进行综合性研究,不单单是对影响学习效果与质量的单个因素进行分析研究,而是对多个影响学习效果的因素进行多因素分析并辅以统计学上的多因素方差分析、Pearson 分析等来确保所做研究的可靠性。国内研究者应综合考虑多种与网络学习焦虑相关的因素,积极实现跨学科研究,扩大研究广度。在国内未来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中,一方面要将最新的网络教学平台、教学模式引进项目研究之中,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学生在网络环境下的学习焦虑问题;另一方面,应该扩大研究的广度,将更多的基础学科知识、高级学科知识引入网络学习焦虑的研究之中,以期通过多元、多样、多角度的研究来探析网络学习焦虑的本质,并加深对网络学习焦虑的认识与理解。

  在网络信息技术科学不断发展的今天,“互联网+” 与各个学科的融合促进了各个学科不断向前发展。网络环境下的学习涉及各个学科,所以在“互联网+” 视阈下的有关网络学习焦虑研究中,相关学者应该尽可能地关注较多学科,实现跨学科研究,看到在网络信息化环境中,有关不同科目所涉及的学习焦虑所存在的具体问题及其之间的差异性,运用多种研究方法特别是实证研究法进行研究,并从不同角度、维度进行探究、交流、协作,充分运用现代多媒体技术促进学科交融与多元价值思考,并不断促进我国网络在线教育向前发展。

  [1][5]李运福, 傅钢善. 大学生网络学习焦虑影响因素研究——基于网络学习者特征的逐步多元回归分析[J]. 电化教育研究,2013, (05):31-38,54.

  [4]张芮, 傅钢善. 国内外网络学习焦虑研究之综述[J]. 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6,(01):59-63.

  [6]傅钢善, 李运福. 网络学习焦虑与空间定位感间作用关系研究—— 基于Felder-Silverman 学习风格的群体差异分析[J]. 电化教育研究,2015,(01):103-109.

  [7]王美, 任友群. 对中国教育技术学科发展的再思考:方法、实践与理论[J]. 中国电化教育,2011,(04):1-7.

  [8]王建. 利用信息技术降低农村初中生英语学习焦虑感研究[D]. 兰州:西北师范大学,2014.

  智飞飞(1992— ),男,河北石家庄人,陕西师范大学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为信息技术教育应用;

  乜勇(1970— ),男, 青海贵德人,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育技术系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为信息技术教育应用、网络与远程教育。

最新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推荐文章